不要钱的电系软件

   慕华也被代亦呛得一阵火气,他正要反驳,这时朗顿微微摆了摆手,场又安静了下来。

   朗顿仔细的打量着丁蒙,目光仍然很柔和,但丁蒙却感知到了一股极其尖锐的力量在审视自己,这股力量自然不是来自朗顿,而是他背后那个中年男子,对方显然在查探自己。

   朗顿看了差不多有半分钟,才缓缓的开口:“这位丁先生我倒是面生,但是我始终觉得,公民是人、难民同样也是人,人与人之间,地位虽有高低之分,但人格却无贵贱之别,丁先生代表星虹集团到了这里,自然也是为贺喜而来,既然来了那就是客人,我看丁先生并不像是一个骗子的模样,反而年轻有为,能请到丁先生这样的客人,是朗某人的荣幸。”

   不得不说这些大人物说话就是有水平,他这番话不但定下了调子,而且也令在场其他宾客对他刮目相看,也因为这番话,丁蒙对他这个人的看法,从无所谓变成了尊重。

   丁蒙朝朗顿微微低头,以示敬意。

   朗顿则是微微一笑,算是回答他了。

   这一下永邦就不干了,因为就这么算了的话,那他今天这个丑就出得太大了。

   “他分明就对代小姐意图不轨,我根本就信不过他。”永邦继续怒指丁蒙鼻子,“代小姐是何等身份,绝对不能跟这种低三下四的人在一起。”

   这话一出口,旁边的人不禁都朝他投去了鄙夷的目光,别人不能,合着只有你才能吗?想战胜情敌,提升自身实力才是王道啊。

   永邦也是怒火上头,有点失去理智了。

   杜墨默默的站到了丁蒙身边,淡淡的说道:“丁蒙先生曾经和我并肩战斗过,我深知他的为人,同时我解释一句,丁蒙先生也是我杜墨的朋友。”

   以杜墨温润的性格能说出这种话,永邦再愤怒也该明白是什么意思,这就是公然要支持丁蒙了,你再继续闹下去,就是在和杜家作对。

   呆萌俏皮齐刘海女生可爱生活照

   一下子得罪了几家人,这不是明智之举。

   许倩倩这才小声对艾琳说道:“我就奇怪亦姐的男朋友怎么会是难民,原来他也是源能者。”

   艾琳望向丁蒙的目光若有所思:“有可能是个战士。”

   “不可能吧?”许倩倩吃惊了,丁蒙这小鲜肉模样最多25岁。

   艾琳道:“反正我觉着吧,小亦能看上的人,肯定不会差。”

   许倩倩表示赞同:“那是肯定的……”

   ……

   她二人远处私聊,这时慕华也站了出来:“杜墨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难民始终是难民,虽然他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,可是这种地方不是难民该来的,你不介意,并不代表着这里的其他客人都不介意。”

   这话正中要害,成功把仇恨转移到四周围观的人群身上去了,宴会厅又是一片议论声。

   杜墨沉声道:“那你认为应该怎样?”

   慕华淡淡答道:“他不属于这个地方的人,他应该体面的离开这里。”

   不等杜墨答话,代亦忽然冷哼出声:“你们几个一肚子的坏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们想把丁蒙赶走,那行,丁蒙要是离开这里,我就跟他一起走,永邦,你有本事你就别来追!”

   说完拉过丁蒙的手臂看似就要往大门外走,永邦果断出声:“站住,你以为这地方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吗?不给你留点教训,你是没有印象的,我亲自抓你去治安厅,你从哪里来,就回哪里去……”

   慕华无奈的看了身后的东方立言,东方立言自然会意,但他也很无奈,这代亦真是把永邦吃得死死的,这种女人本质上就不适合永邦,永邦也不知是哪根弦出了问题,非要扭着人家不放,真爱这种东西害死人。

   李钰一看这场面控制不住了,主动护在丁蒙面前:“住手,丁先生是我星虹集团的3级贵宾,任何试图袭击他的人请掂量后果,这位先生,请你保持冷静,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。”

   永邦根本就克制不住了,一把就将李钰掀翻在地,一伸手就搭住了丁蒙的肩膀。

   见他竟敢在宴会厅公然动手,朗顿忍不住剧烈的咳了起来,显然是被永邦的无礼举动给气着了。

   “爸!”朗灵赶紧扶住他,“我扶你进去休息,这里由星哥和辉叔处理。”

   星哥自然是未婚夫杜佩星了,辉叔则是朗顿身后的中年男子,真名叫傅中辉。

   傅中辉朝杜佩星微微点头:“都是些小年轻,冷静是冷静不下来的,你等会控制一下场面。”

   杜佩星自然会意,谁没有年轻过呢?年轻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真的再正常不过了,但是在这个地方,适当动下拳脚、活动筋骨,火气就也散了,点到为止嘛。

   事实就不可能点到为止,永邦的手一搭上丁蒙肩膀,五指立即弯曲成爪,直接就朝丁蒙的手肘处下拉,在场的均是源能者,一看他下拉的姿势就知道这是联邦标准的武技《源质钢爪》。

   这个《源质钢爪》跟当初程日风的《源质钢盾》名字只有一字之差,但两者是不同性质的武技,练成之后不但坚如合金,而且灵巧多变,很容易点中人体的关键部位,使其丧失行动能力。

   说到底永邦还没彻底丧失理智,还存有一丝敬畏之心,真要闹出人命,今天的事就够他永家喝一壶的了。

   然而他想象中丁蒙肘关节被制住的情况并没有发生,反倒是丁蒙手臂上产生了一股柔韧的弹力,一下子就把他弹了回去,整个人还在地上“蹭蹭蹭”的倒退了五六步,被慕华和东方立言合力接住了。

   “你!”永邦的怒气更大了,“我都没敢用力,你居然还敢反抗?”

   这话的意思只有丁蒙才能懂,永邦上来的一瞬间,念力视野已经把他从头到脚观察得无比通透,永邦动用的源能大概是在普通高级源能者那个层次,真要是敢催动战士级别的能量,这四周设施要被震得七零八落。

   当然,丁蒙肯定也不可能发力,他的内蕴远超一般人,第一个点微微一转就足够了。

   杜佩星这时开口了:“3号楼有虚拟舱,你们两个想切磋,可以去战网上切磋个够。”

   虚拟舱可以连上星战联赛,在虚拟世界中随便怎么折腾,打得天翻地覆都没事,反正比在现实里安。

   这也是联邦境内不成文的规则,只要不是血海深仇,两家人的矛盾争端可以星战世界里解决。

   永邦望着丁蒙冷笑起来:“笑话,难民有资格登陆星战?估计他连虚拟舱都没见过,以为弄身衣服就是公民了?”

   这也是个道理,丁蒙不具备公民资格,自然进入不了,虽然以前登陆过,但那是在诺星帝国的可嘉服务器,而且还是区域保护模式中,“那要怎么才行”这个ID应该还没有上传到星战世界的数据库中。

   只不过永邦左一个难民右一个难民,嚷得丁蒙也有些恼怒,原因无他,就是因为永邦这样的人太过歧视难民,慢慢才造成了KV303号星上那些人生存困难的境地。

   “行!”丁蒙也不想再跟他客气了,“你有种你就呆在这里面别出来。”

   说完他转身朝大门外走去,他一走代亦、李钰、杜墨三人自然要跟上去,代亦一走艾琳许倩倩肯定也要出去,三个大美女一走宴会厅里的光彩好像黯淡了不少,众人又把目光落向永邦,意思很明显:就数你吼得最凶,现在敢不敢接招?

   永邦当然要接招,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丁蒙给打残废,让你小子终身有阴影,看你还敢不敢呆在代亦身边。

   永邦二话不说就跟了出去,他一出去宴会厅里的人稀里哗啦的涌了一大半出去,没办法,今天来的都是年轻人,大家平时都被礼节束缚得太紧了,这会儿有人真刀真枪的要干一架,大家没起哄都算是尊重朗家人了,现在一个个兴高采烈的都往外面跑。

   傅中辉无奈的摇摇头,苦笑着对杜佩星道:“你去看着点儿,别闹出事了,我去4号楼陪着老爷子。”

   杜佩星道:“辉叔你放心好了,我会盯着这几个小家伙的。”

   别墅区的山崖边有一个备用停机坪,面积也不小,差不多等同于一个足球场了,这种用于应急的停机坪都是合金建造出来的,不然承受不了飞船起降时的晶焰喷发,所以这里有源能者交手,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破坏。

   只不过许倩倩却不能理解了,有些担忧的说道:“亦姐,永邦的实力不弱啊,真打起来万一……”

   代亦注视着慢慢走向停机坪的丁蒙,傲然道:“哼哼,他才是井底之蛙,根本不知道丁蒙表弟的厉害。”

   她的印象还停留在飞星城时的丁蒙,驾驶着战甲的程日风都没能干掉丁蒙,永邦算个什么东西?

   许倩倩还是有些不放心,扭头望向杜墨:“杜墨师兄,你不是和丁蒙一起战斗过吗?你觉得丁蒙他会没事吧?”

   杜墨脸上的神色有点复杂,但口气却是十分羡慕:“他的实力好像又精进了啊,这个家伙,他是怎么修炼的,一会可得好好请教请教。”

   许倩倩呆住了:“怎么?怎么你们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