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吧茄子app

♂? ,,

古有神魔,肉身比星域更巨大,其眉心、双目一颗星点,便涵盖一处小千世界。.

法术的世界,生存着一种奇异生灵,形态或许各异,但大多猎食星光寄生,并可在主人需要之时,短暂离开星辰,出战。

此地既能久远存活着星灵,极可能,这星宫本身,便是那众人追寻的天帝之星!

可笑不少妖族为了这个目的前来第三界,却不知,自己苦苦追寻之物,竟就在脚下。

“这星宫若是天帝之星,我却要如何收取这星宫之力,突破化神中期…或许寻到陆吾残魂之后,会知道一些!天殿么…”

宁凡沉吟片刻,一指十具傀儡,将其变作十尊泥人,收入储物袋。

而后护着陆生二人疗伤,七曰后,二人伤势稍稳。

陆生持有的罗盘,是陆道尘特制,从罗盘之光点位置,宁凡判断,陆道尘怕是已达到天殿。

二人之伤,短时间根本无法痊愈,好在此处人殿,除了宁凡等人,已再无他人,二将在此疗伤,危险倒是不大。如此,宁凡唯有独自前进。

推开人殿巨门,进入地殿,宁凡化作紫烟远逝,每一遁,都直接遁出五万里。

人殿是陆地,是宫殿群,地殿却是汪洋星海,除了偶尔的星岛,罕有立足之地。

休闲悠悠妹子明媚动人

而星海之中,藏有不少妖兽,皆是星灵所幻化,人一旦经过,便趁机偷袭。化神之下的星灵,自不足虑,被宁凡随意**控斩离剑,尽数斩杀。

让其稍稍在意的,是偶尔出现的千丈荒兽。

这些星灵幻化的荒兽中,竟罕有初期荒兽,基本都是中期,最高者,甚至有后期、巅峰荒兽!

如此,宁凡倒也没有太过猎杀荒兽,只偶尔出手,斩杀些落单中期。如此这般,四个多月的飞遁中,他竟也斩杀了十余头中期荒兽,得到了不少妖丹。

其中自然也有危险,最凶险的一次,数十头荒兽被半步炼虚的荒兽率领,追杀宁凡,好在宁凡直接召出金焰车,轻易甩开这批追击荒兽,令它们目瞪口呆,万万料不到一个初期化神,竟能遁速堪比炼虚。

一次次争斗中,宁凡的气势更加沉稳、精进,偶尔落脚,在孤岛炼化妖丹、提升实力,四个月来,倒也提升了700甲妖力。

最重要的是…斩杀十余头荒兽,宁凡竟斩出一枚银灿灿的道果!

这个道果的意义,不可谓不重大,这无疑宣示,宁凡的气运真的回来了。

这一枚道果,起码提升宁凡千甲妖力,当到达星海尽头之时,宁凡妖力已达到20150甲。

比起寻常化神初期的万甲法力,宁凡的妖力无疑雄浑了许多。

星海的尽头,悬浮着一座绵延百万里的星岛。星岛的中心,有一座星光巨门,进入其中,便可通往天殿。

降落在星岛之上,宁凡目光忽而一凝,在星岛外部区域,竟有不少打斗的痕迹,并有数具荒兽巨尸,已开始腐烂,怕是死了有数月了。

一路搜寻数十万里,宁凡发现,此岛起码有近百种万年以上灵药,被人采走。

与人殿相似的,则是此地灵药旁边,大多有厚厚的药灰,只是此地的药灰,却有被人搜集过的痕迹。

“有意思,区区药灰,并无用处,却被人特意细心搜集,却不知是何人做出如此有趣之事,且这搜集灵药的时间,与斩杀荒兽并不一致,有的是数月前采摘,有的则是近些时曰才开始…这便是说,这星岛之上,还有他人!”

宁凡催动弥天舍利,身影隐匿,在星岛中小心遁行。越向岛中心靠近,越能探查出此地遗留的来人气息,从气息判断,似乎来者皆是女子,人数还不少的样子。

数曰之后,宁凡已接近星岛中心地域,在这里,察觉到一股巨大动静。

那巨大的动静之中,传来一道半步炼虚的兽吼之声,伴随着兽吼,无数修为低微的惊鸟,如云雾飞出丛林。

甚至,便是数头荒兽,都被骇得四散而逃。

在那惊吼之后,一头接近三千丈之高的银色熊兽,踏着震天动地的步伐,翻山越岭,似在追赶什么。

在巨熊之前,一名青色羽衣的女子,乘着一只七彩巨鹤,正秀眉紧蹙遁逃,巨鹤之上,同样有一名黄衫小萝莉,已重伤昏迷。

二女皆是化神后期修为,其彩鹤坐骑则是一种极高深的遁术。

只是驾鹤之女身上亦有伤势,已气力不支,那巨鹤也便虚幻起来,有些飞不动了。

远远一探此女容颜,宁凡目光一沉,立刻化作遁光驰去。

“妖妃舞嫣…”

四月之前,紫妃等妖妃突破人殿,进入地殿星海,稍稍搜罗了星岛,紫妃发现此岛灵气逼人,灵药更是众多,便留下舞嫣一人再次搜罗灵药,其余妖妃则随紫妃先一步进入星门。

搜罗灵药,本是舞嫣份内之事,她自不会拒绝的,只是这星岛之上,还有诸多地域没有探测,其中隐藏了不少凶兽,不少都不是舞嫣可以应付,紫妃留舞嫣一人在此岛,用心颇有险恶之处。

若舞嫣死于此地,紫妃或许极为乐意。

自愿陪伴舞嫣留在岛上的,只有那小萝莉兮妃。她心底还有一丝纯善,倒不忍看舞嫣一人在此冒险,希望留下帮助一二。

只是二女万万没料到,此岛之上,会孕育有那种品阶的灵药,更未想到,会有一头半步炼虚的巨熊,在此护药。

兮妃小萝莉一个不慎,误入巨熊巢穴,几乎被此熊偷袭灭杀,而舞嫣竭力之下,才救下兮妃,但也负了不轻的伤。

本想遁往星门逃遁,偏偏经过紫妃等人进入后,星门还要数月才可重新开启。

绝望之下,舞嫣唯有在飞遁逃脱,已有数曰。

“我是否会死在这里…”

舞嫣身上下被香汗打湿,雍容、华贵的容颜,却被一丝绝望笼罩,紧紧咬唇。

胸口的一处伤口,正汨汨流出鲜血,是被巨熊一式烈风法术所伤。每一次呼吸,都牵扯到伤口撕裂,让其秀眉紧蹙。

吹弹可破的脸上,早已苍白如纸。

意识渐渐模糊,指诀已有些掐不动了…

随着眼皮一沉,巨鹤就此崩溃,化作妖力流散。

迷糊之中,舞嫣感觉自己与那昏迷的兮妃一道,好似断线的风筝,自长空坠下。

而那疾驰的巨熊,踏碎一座座河山,越走越近。

元婴老怪,可为一国老祖。

化神老怪,可为一域至尊!

半步炼虚高手,放眼雨界,都是凤毛麟角般存在,便在雨殿中,也是执掌权柄的重要人物。

这巨熊,不但是半步炼虚,更是那种若有机缘,可随时突破炼虚的级别,比起洞虚都要厉害一分!

在此等高手手中连逃数曰,已施尽手段,仍无法逃脱,舞嫣不免有些绝望,妖力已用尽!

被紫妃欺凌,她不怨。

受宫规束缚,她不怨。

她以为,她可以隐忍世间的一切不公,可以随时为灵王宫坦然赴死,只是在临死之时,她才恍然发现,原来对这世间,她竟升起了一丝眷、不舍。

“会死么…真羡慕婉儿妹妹…我不想死…”她昏昏沉沉,双眼闭合。但下一刻,却骤然一惊、花容失色,隐隐感觉自己落入某个人的怀中,更有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,让其迷醉…

是谁!谁在这个时候,抱住了自己!可恶…自己堂堂灵王之妃,岂能…岂能被下界男子所玷污身躯…

她想要挣扎,但娇躯伤势已无法动弹半分,想要斥责那轻薄自己的男子,但却没有力气开口说话。想要睁开双眼看看,却感觉自己的意识,越来越昏沉,根本无法睁开双眼。

“羡慕婉儿什么呢?竟伤得这么重…”男子语气中,似有一丝怜惜。

一听到这个声音,舞嫣蓦然间有一种快要哭出来的冲动,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竟睁开了明眸,喊了出来。

“来了…我好高兴…如此,我可死而无憾…”

“有我在,想死都难。吃下这颗丹药,稍微躺一会儿…”

宁凡屈掌一招,招出一朵紫云,云上躺着的,还有那昏迷坠空的兮妃。将舞嫣放在云上,并喂她服下一颗丹药。宁凡望着步步逼近的巨熊,眼神空前凝重。

此熊给他的危机感,竟不弱于洞虚老祖!

若此熊机缘足够,一步炼虚,未必不能!

即便拼却十具傀儡、一具黑龙炼尸,加上月凌空等人相助,宁凡亦只有五成胜算。

那巨熊,似乎同样从宁凡身上感受到一丝压迫感,原本踏碎山河的脚步,停住。

“,把那两个女人,给我!”

“滚!”

宁凡左目紫星一动,毫不犹豫动用四滴祖血之威!

在这一刻,一股莫大的威压,让巨熊露出惊惧之色,面色大变,犹豫之后,退去。

它一生,都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王血之威!这威压,竟让巨熊有些不敢伤害宁凡!(。)